高大上的桌游——『Ticket to Ride(车票之旅)』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手机端装了『Ticket to Ride(车票之旅)』的游戏,装好之后好多天才想起来,进入tutorial模式不知哪里来的耐心学会了大概的规则,居然一下子爱不释手——精美的地图,五颜六色的火车卡片,未知终点的车票,乐趣无穷的旅程!和女盆友在手机上用"pass&play"模式玩了几天(说白了就是来回递手机玩,因为有些手牌是不能让对方看到的);又在XBOX上装了一个,发现更困难:手机给了一方,另一方就看不到了,在电视上玩全凭自觉——一方进行游戏的时候,另一方要么闭眼,要么滚蛋……如此玩可不过瘾,所以打算入手一套实物版的『车票之旅』!

Continue reading

『我爱你·再见』—厦门(Ⅰ)

这系列文章记录了今年3月份去厦门的旅行。共分为N(N>=1)篇文章,该篇为第一部分。

如果不是老赵的怂恿,我想我是不会踏上这趟去往厦门的旅行。年前老赵就一直敦促着要买机票,终于是在大年初一瞅准了机会下手,出发日期:2014年3月13日。

从去年年底一直到3月份,手头工作忙到爆,甚至春节休假几天也在家加班。虽然提前跟领导打了招呼,但是心中不免还是些许忐忑。出发当天下午17点20的飞机,上午还在上班,中午去超市买必备品,下午回家才开始匆忙收拾行李。叫了滴滴打车,司机都来了,才发现好像忘记带东西了,回家又找,发现还是在包里……就这样火急火燎地到了机场,才算是镇静下来,暂时告别工作的纷繁,开始了厦门之旅——老赵,女友(我的),我。

Continue reading

Long Time No See

由于各种原因,这里好久不能访问,所以你可以看到距离上一篇文章已经过去一年半载了。其实从大学毕业之后这里几乎就被废弃掉了,这中间曾经有过好多次想干脆关掉这里算了,现在有微博、朋友圈之类的快餐社交,像这里这种纯粹个人吐槽类的博客已经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但是回去看那几百篇从幼稚到成熟的文字,却又不舍,总觉得应该续写下去。

工作之后,很多事情萦绕在心头,静下心来哪怕是写一些无关痛痒的文字都变得那么奢侈。昨天晚上联系了fallred重新开启了这里,从前的文字跃然屏幕,看到了毕业前写下的系列文章『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大学毕业的伤感再次涌上心头,那些送别的场景仿佛在脑中被重新播放一样。我想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所以我决定从最近开始,慢慢把落下的部分补上,重新把这里打理起来。初衷不变,就如第一篇博文里写到的:

用它来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吧~至少过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还能回来看看~让我能够对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有一点记忆~

嗯,就这样。另外,各位看到这篇文章走过路过的朋友们,请不吝在下面评论一下吧,也好让我知道还有谁坚守着这里。不过,我觉得很有可能,下边,一片空白……

再另外,友链会在近期更新一下,如果有需要更新或添加的话,也请在此篇评论里留下。

最后,我小棉猴又回归博客界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好,世界

2013

中狐网和DNSPod一个月前就开始提示域名即将到期,直到今天——2012年的最后一天——域名到期的前一天——才刚刚用45元钱把域名的有效期延长到了2014年1月1日。

你看到的这篇文章的下面那篇文章,是上一个春节写的,再往前一篇就是366天前了。毕业之后很懒,很浮躁,有时间,却没有心情坐在电脑前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绪。而这一篇文章也只不过是遵照传统而写的。每年的元旦和春节都会发一张自己做的图片,以前是兴趣,现在却成了任务一样。

是的,上面这张图就是今年的图片。

没有太多想法,过去了末日,过去了2012,或许,平淡才是真。

你好,世界。

末日,还是新生?

2012

一言难尽的2011就这样离开了,有些话没写出来那就随它去吧。如果一定要列出几个关键词的话,那么我的2011或许是这样的:毕业,工作,爱。

当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传说中的2012已经开始,没人知道12月21日的太阳落下后会发生什么,就像没人知道玛雅人最终为何而灭迹一样。2012就是在这样未知而又神秘的状态下拉开了序幕。

末日,还是新生?

写在平安夜

2012圣诞快乐

如果不是圣诞节,或许今年的博客就这样冷清下去了。

早该料到,如同去年一样,2011年又是低产的一年。曾经我是如此自豪的一位高产“作家”,当所有人都荒废了自己的博客的时候,我却依旧满怀激情的记录着自己的生活、发着自己的牢骚,然而如今却可以一连几个月只字不写,若不是圣诞节发图片的传统,估计也只有2012年见了。

这里现在似乎成为了一种为了博客而博客的地方了。

更多的总结放在年底的文章里吧,尽管那只是几天后。圣诞快乐各位!

人生何处不相逢

在三毛的散文集之一《谈心》中记录着她与读者的来往信件,其中有一封是这样的:一位叫邱兰芬的读者某日在停车场见到正在停车的三毛,由于不确定所遇是否是三毛本人,于是写了一封405字的信给三毛以确认,三毛收到信后回复如下:

兰芬:

  是我!
  再见!

    三毛上

当时读到这篇时觉得很好笑,人家读者满怀着深情给自己的崇拜者写了一封信,对于那次偶遇充满着激动之情,而三毛的回信却短短9个字,如此的波澜不惊,不知道这位兰芬收到信后是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多少有些尴尬呢。

用三毛这个引子我是想说今天的一次偶遇。

今天下班因为赴姐姐的约出了公司门叫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没多久司机打了一个电话,我听声音感到很熟悉,外地口音,感觉在哪里听到过,又看了看司机,似曾相识,很努力地回忆之后,终于在司机挂掉电话之后我说了一句:

“我好像坐过你的车。”

是的,大概就在两个月前的一天,上车后司机本想回家吃饭,但是还是载了我们,我们拿出了些小点心给司机吃,但是他却婉拒了,表示自己只想回家吃饭,老婆在家已经做好了饭。

“啊,我想起来了,那天你和那个女孩,是吧?是你对象吗?你记性可真好,你要不说这事儿我可想不起来。”

司机大叔看起来也挺激动的,而我只是“唔”了一声。

“真巧啊。”我说。

“不巧,我经常在这附近接活儿。有一次我还同一天拉了同一个人3次!”言语中听得出他对这事儿还挺自豪。

是啊,不巧,这世界上没什么是巧合,尽管一切看起来就像是安排好了一样。这个世界就这么大,每天我们都与很多人擦肩而过,有些人从陌生到熟悉,再从熟悉到陌生……当我们经历地多了之后,对聚散合分也就不那么敏感了,其实并不是因为“看透世事”之类,只是心中多了一份静谧,正如三毛回复的那9个字,确切地说其实只有4个字。

半路拉了一位去解放广场的姑娘,通常我很反感出租车司机拼客的,不过今天我很欣然地接受了。下车前我对司机大叔也说了四个字:

谢谢!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