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世界

2013

中狐网和DNSPod一个月前就开始提示域名即将到期,直到今天——2012年的最后一天——域名到期的前一天——才刚刚用45元钱把域名的有效期延长到了2014年1月1日。

你看到的这篇文章的下面那篇文章,是上一个春节写的,再往前一篇就是366天前了。毕业之后很懒,很浮躁,有时间,却没有心情坐在电脑前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绪。而这一篇文章也只不过是遵照传统而写的。每年的元旦和春节都会发一张自己做的图片,以前是兴趣,现在却成了任务一样。

是的,上面这张图就是今年的图片。

没有太多想法,过去了末日,过去了2012,或许,平淡才是真。

你好,世界。

末日,还是新生?

2012

一言难尽的2011就这样离开了,有些话没写出来那就随它去吧。如果一定要列出几个关键词的话,那么我的2011或许是这样的:毕业,工作,爱。

当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传说中的2012已经开始,没人知道12月21日的太阳落下后会发生什么,就像没人知道玛雅人最终为何而灭迹一样。2012就是在这样未知而又神秘的状态下拉开了序幕。

末日,还是新生?

写在平安夜

2012圣诞快乐

如果不是圣诞节,或许今年的博客就这样冷清下去了。

早该料到,如同去年一样,2011年又是低产的一年。曾经我是如此自豪的一位高产“作家”,当所有人都荒废了自己的博客的时候,我却依旧满怀激情的记录着自己的生活、发着自己的牢骚,然而如今却可以一连几个月只字不写,若不是圣诞节发图片的传统,估计也只有2012年见了。

这里现在似乎成为了一种为了博客而博客的地方了。

更多的总结放在年底的文章里吧,尽管那只是几天后。圣诞快乐各位!

人生何处不相逢

在三毛的散文集之一《谈心》中记录着她与读者的来往信件,其中有一封是这样的:一位叫邱兰芬的读者某日在停车场见到正在停车的三毛,由于不确定所遇是否是三毛本人,于是写了一封405字的信给三毛以确认,三毛收到信后回复如下:

兰芬:

  是我!
  再见!

    三毛上

当时读到这篇时觉得很好笑,人家读者满怀着深情给自己的崇拜者写了一封信,对于那次偶遇充满着激动之情,而三毛的回信却短短9个字,如此的波澜不惊,不知道这位兰芬收到信后是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多少有些尴尬呢。

用三毛这个引子我是想说今天的一次偶遇。

今天下班因为赴姐姐的约出了公司门叫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没多久司机打了一个电话,我听声音感到很熟悉,外地口音,感觉在哪里听到过,又看了看司机,似曾相识,很努力地回忆之后,终于在司机挂掉电话之后我说了一句:

“我好像坐过你的车。”

是的,大概就在两个月前的一天,上车后司机本想回家吃饭,但是还是载了我们,我们拿出了些小点心给司机吃,但是他却婉拒了,表示自己只想回家吃饭,老婆在家已经做好了饭。

“啊,我想起来了,那天你和那个女孩,是吧?是你对象吗?你记性可真好,你要不说这事儿我可想不起来。”

司机大叔看起来也挺激动的,而我只是“唔”了一声。

“真巧啊。”我说。

“不巧,我经常在这附近接活儿。有一次我还同一天拉了同一个人3次!”言语中听得出他对这事儿还挺自豪。

是啊,不巧,这世界上没什么是巧合,尽管一切看起来就像是安排好了一样。这个世界就这么大,每天我们都与很多人擦肩而过,有些人从陌生到熟悉,再从熟悉到陌生……当我们经历地多了之后,对聚散合分也就不那么敏感了,其实并不是因为“看透世事”之类,只是心中多了一份静谧,正如三毛回复的那9个字,确切地说其实只有4个字。

半路拉了一位去解放广场的姑娘,通常我很反感出租车司机拼客的,不过今天我很欣然地接受了。下车前我对司机大叔也说了四个字:

谢谢!
再见!

立秋·2011——只不过是另外一个8月8日

6年前的8月8日,那个名叫“麦莎”的台风小小的耍了大连。那个暴雨的日子,我在黑石礁的麦当劳,和fallred有着一段简单而又激动的对话。手里握着西门子C65的我,按奈不住兴奋,一遍又一遍地用UCWEB刷新着BBS,回着帖子,丝毫不被这暴雨破坏心情。如今记得的,除了那天学校门口贴着的那张没有我名字的录取通知榜,还有就是草草收场的啤酒节。

今天,“梅花”如同“麦莎”一样与这座城市擦肩而过,啤酒节提前地草草收场,情形如同6年前一样,只不过,周围走了一些人,又来了一些人,你以为你自己一直都在,却发现你已经全然不是当年的那个“你”了。其实通俗点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6年前的今天或许我关心的是暑假留下的一堆卷子什么时候能抄晚;今天我更需要担心的是明天能不能把编码规约给看完……瞧,有些话换种说法就不显得那么矫情了。

不过说来说去其实这终究不过是你一生中几十个8月8日中的一个而已,今年的关键事件是“梅花”,还有那引人注目的福佳大化PX项目,还有因为标普下调美国信用评级带来的全球股市下跌……

“梅花”改路去了幸福的朝鲜,本以为一切即将平静下来的大连,却在此时雨声大作,造就了这个8月8日注定不平静的夜晚。然而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内心,我以为,却是无比平静的。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

My Rule #1:只要出门时没下雨,就不带伞。

于是,今天早上上班路上,在第一滴雨滴落下后的5秒钟内,我整个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湿透。我做了一个艰难地决定:返屋企!

回去的路上,在雨中奔跑,心情却那么的好,我感觉得到,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在笑:这傻逼,都这样了还能笑出来…(貌似死循环了?)

其实生活何处不碰壁,有时候何必那么认真,就好像当年我在乐为里一篇日志里写到:

没错,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生命有限,而我们可以用快乐填满生活,让这有限的生命变得无限快乐。

就比如,既然已经阴天,又何必把心情搞到不好,心中敞亮,太阳自然常挂空中。

窗外的大雨依旧,没人知道这雨会下到什么时候,不过,管它呢。

树梢蝉鸣,滚蛋花开

7月13日早7点46,听到今夏第一声蝉鸣。

我一直以为夏天到来的标志就是知了的第一声叫,而夏天的气温在烦躁的蝉鸣中也显得更加炎热。通常来说,这个时候也就是暑假的到来了,可惜,如今只能过年假的我,已经远离了一年80多天的寒暑假……

除了蝉鸣,被学子们俗称为“滚蛋花”的芙蓉树也在这个时候绽放了,尽管那些该滚的、不该滚的人都早已经滚蛋了。其实我不太喜欢“滚蛋花”这个名字的,因为我是挺很喜欢芙蓉树的,尤其是绽放后那特别的香气。好吧,或许我喜欢的不是那香气,而是那味道总让我想起一些人,一些事。

好久没有推荐歌曲了,很大的原因是在国内几乎找不到一家合适的类似Dropbox/SugarSync之类的能够外链文件的存储空间,所以我只好妥协虾米的难看的播放器了……今天推荐的一首歌曲《情伤意乱》,来自万芳1994年的专辑《断线》。

喜欢这种前后风格迥异的歌曲,有种欲扬先抑的感觉。前半段还很压抑很悲伤,但是到后半段豁然开朗,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线光亮,就像是很确定地知道最后会是一个“happy ending”一样。其实我是相信一切都会有一个happy ending的,凡事要看你是怎么想的。就好像电影『Definitely, Maybe(确定地可能)』中,“阳光小美女”Maya再各种猜测之后,发现父亲所谓的“happy ending”其实就是她自己。

不管怎么样,相信那个属于你的happy ending就在转角等着你。

情伤意乱 - 万芳

以为情已了 以为忘了你并不难
仔细想一想 那是我骗自己的谎
以为爱已老 以为一切都可以放
没有你的世界 原来竟是那么的慌

窗外的天上 就要吹来熟悉的乱
把我的情 苦苦的缠将我的心紧紧的绑

为你情伤 为你意乱
肯不肯心回意转
乱了的情丝 停了的心跳
爱你爱在错的一段

为你情伤 为你意乱
肯不肯心回意
转变了的容颜 断了的誓言
问也问不出你的答案

(转折!)

往事如尘烟 飞呀飞飞过我的脸
再回头望一望 来时的路如此遥远
窗外的天上 缓缓飘来新的梦想
将我的爱 慢慢的藏
让我的心 轻轻的放

我不再情伤意乱
泪不会留在脸上
等不到的梦 寻不回的你
我不会再求什么答案

我不再情伤意乱
泪不会留在脸上
等不到的梦 寻不回的你
我不会再求什么答案

我不再情伤意乱
泪不会留在脸上
等不到的梦 寻不回的你
我不会再求什么答案

我不再情伤意乱
泪不会留在脸上
等不到的梦 寻不回的你
我不会再求什么答案

等不到的梦 寻不回的你
我不会再求什么答案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5)

青春就是用来追忆的,当你怀揣着它时,它一文不值,只有将它耗尽后,再回过头看,一切才有了意义。爱过我们的人和伤害过我们的人,都是我们青春存在的意义。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辛夷坞

当我收拾好行囊,站在寝室门口,望着这个曾经杂乱却又温馨的房间:一场场黑夜中的卧谈会,谈着人生理想还有隔壁班的姑娘;为了第二天要收的作业而奋笔疾书地忙碌着;期末考前夜围着桌子打着手电“求知若渴”……如今只剩下杂乱:小峰的篮球鞋静静地躺在角落里,老朱的球衣还挂在晾衣绳上,俊男的仙人掌已只剩下花盆,还有桌子上那枚没来得及用的杜蕾斯……

关上门,不那么娴熟地将门反锁,我相信,这一刻,我真的毕业了。



6月23日,凌晨,大连开始了连绵的雨,或许这场雨后,被称为“滚蛋花”的芙蓉树就要绽放了吧,是的,滚蛋花未开,我们却早已滚蛋。

我曾问过俊男:青春究竟何时才算结束?

他说:青春不取决于你的年龄,而是你的心态。

那么,就让青春再飞一会吧!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我总是很小心
害怕把爱惊醒
所以一步一步放弃自己只为了迎合你
我该如何选择
是梦想或现实
相爱总是容易
握爱却要更大的勇气
可是我该如何剪断心中的思念
原谅我放弃一切只为执著的明天

唱一首歌纪念我终将逝去的青春
爱一个人天真的以为会是一生
唱一首歌怀念我终将逝去的爱情
有一个人总会陪着你走不会再离开

梦中为谁而醒
醒来为谁哭泣
以为感情世界不顾一切就会有结局
生命有太多的意义
爱并不是唯一
你和我的故事就算再美也只是个插曲
可是我该如何剪断心中的思念
原谅我放弃一切只为执著的明天

唱一首歌纪念我终将逝去的青春
爱一个人天真的以为会是一生
唱一首歌怀念我终将逝去的爱情
有一个人总会陪着你走不会再离开


(本文完,青春待续)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4)

你送走了那么多人,谁来送你?

6月15日,晚,火车站,这个我曾经不是那么熟悉的地方,如今从买站台票到安检到寻找车厢,短短几天我仿佛一名已经混迹数年的车站扛包工。

候车大厅里,人声嘈杂,小峰用那四年没怎么变的广东普通话跟我说着,我只是仔细地听着,因为我知道,再过几十分钟,他将乘上南下的火车,回到那个已经30度的地方,一同带走的还有这口曾经让我别扭了许久的口音。

司乘人员在第三节车厢处向火车头挥舞着手电,当手电光变成绿色,司乘人员用手电划着圆圈,火车一声长鸣,列车徐徐开动。我一个人默默地站在月台,面向列车行驶的方向,接受着整列车乘客的检阅。直到车尾渐渐离开视线。

寝室最后一名成员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走出车站,已经是晚上9点。青泥洼的霓虹照亮了这座城市的夜,一个人走在喧嚣的街上,却仿佛与这个世界早已没有关系。

第二天,我回到寝室,打开门,面对破败的屋子,我还是小声地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我不能总沉浸在回忆中,我不能独自面对这间曾经属于四个人的屋子,我也该走了,我不能停下来,我需要继续走下去,这一切需要一个了结。

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一个人在寝室里收拾着,那感觉就像收拾一场狂欢过后留下的破败与寂寞。

想起四年前报到的第一天,父母送我到寝室,父亲帮我挂好了蚊帐,铺好了床铺;母亲一遍又一遍的叮嘱;提前到来的俊男和小峰的欢迎……今天,我把这些记忆全部装进了一个包里,自己默默地离开了。

Lil问我:“你送走了那么多人,谁来送你?”

尽管那天闯和文兄一直把我送上了校车,尽管这不会是我最后一次离开,但是,没人能送走任何人,只有你自己,才能真正送走你自己。当我以为我送走了所有人之后,我却被困在那里,那个曾经我不认为我会有多么留恋的地方。

我需要送走自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