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 WordPress 博客
存档 Archives : 八月, 2011

人生何处不相逢

<Category: 日志> 7 条评论

在三毛的散文集之一《谈心》中记录着她与读者的来往信件,其中有一封是这样的:一位叫邱兰芬的读者某日在停车场见到正在停车的三毛,由于不确定所遇是否是三毛本人,于是写了一封405字的信给三毛以确认,三毛收到信后回复如下:

兰芬:

  是我!
  再见!

    三毛上

当时读到这篇时觉得很好笑,人家读者满怀着深情给自己的崇拜者写了一封信,对于那次偶遇充满着激动之情,而三毛的回信却短短9个字,如此的波澜不惊,不知道这位兰芬收到信后是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多少有些尴尬呢。

用三毛这个引子我是想说今天的一次偶遇。

今天下班因为赴姐姐的约出了公司门叫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没多久司机打了一个电话,我听声音感到很熟悉,外地口音,感觉在哪里听到过,又看了看司机,似曾相识,很努力地回忆之后,终于在司机挂掉电话之后我说了一句:

“我好像坐过你的车。”

是的,大概就在两个月前的一天,上车后司机本想回家吃饭,但是还是载了我们,我们拿出了些小点心给司机吃,但是他却婉拒了,表示自己只想回家吃饭,老婆在家已经做好了饭。

“啊,我想起来了,那天你和那个女孩,是吧?是你对象吗?你记性可真好,你要不说这事儿我可想不起来。”

司机大叔看起来也挺激动的,而我只是“唔”了一声。

“真巧啊。”我说。

“不巧,我经常在这附近接活儿。有一次我还同一天拉了同一个人3次!”言语中听得出他对这事儿还挺自豪。

是啊,不巧,这世界上没什么是巧合,尽管一切看起来就像是安排好了一样。这个世界就这么大,每天我们都与很多人擦肩而过,有些人从陌生到熟悉,再从熟悉到陌生……当我们经历地多了之后,对聚散合分也就不那么敏感了,其实并不是因为“看透世事”之类,只是心中多了一份静谧,正如三毛回复的那9个字,确切地说其实只有4个字。

半路拉了一位去解放广场的姑娘,通常我很反感出租车司机拼客的,不过今天我很欣然地接受了。下车前我对司机大叔也说了四个字:

谢谢!
再见!

本文来自: 人生何处不相逢

立秋·2011——只不过是另外一个8月8日

<Category: 日志> 4 条评论

6年前的8月8日,那个名叫“麦莎”的台风小小的耍了大连。那个暴雨的日子,我在黑石礁的麦当劳,和fallred有着一段简单而又激动的对话。手里握着西门子C65的我,按奈不住兴奋,一遍又一遍地用UCWEB刷新着BBS,回着帖子,丝毫不被这暴雨破坏心情。如今记得的,除了那天学校门口贴着的那张没有我名字的录取通知榜,还有就是草草收场的啤酒节。

今天,“梅花”如同“麦莎”一样与这座城市擦肩而过,啤酒节提前地草草收场,情形如同6年前一样,只不过,周围走了一些人,又来了一些人,你以为你自己一直都在,却发现你已经全然不是当年的那个“你”了。其实通俗点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6年前的今天或许我关心的是暑假留下的一堆卷子什么时候能抄晚;今天我更需要担心的是明天能不能把编码规约给看完……瞧,有些话换种说法就不显得那么矫情了。

不过说来说去其实这终究不过是你一生中几十个8月8日中的一个而已,今年的关键事件是“梅花”,还有那引人注目的福佳大化PX项目,还有因为标普下调美国信用评级带来的全球股市下跌……

“梅花”改路去了幸福的朝鲜,本以为一切即将平静下来的大连,却在此时雨声大作,造就了这个8月8日注定不平静的夜晚。然而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内心,我以为,却是无比平静的。

本文来自: 立秋·2011——只不过是另外一个8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