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大学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5)

青春就是用来追忆的,当你怀揣着它时,它一文不值,只有将它耗尽后,再回过头看,一切才有了意义。爱过我们的人和伤害过我们的人,都是我们青春存在的意义。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辛夷坞

当我收拾好行囊,站在寝室门口,望着这个曾经杂乱却又温馨的房间:一场场黑夜中的卧谈会,谈着人生理想还有隔壁班的姑娘;为了第二天要收的作业而奋笔疾书地忙碌着;期末考前夜围着桌子打着手电“求知若渴”……如今只剩下杂乱:小峰的篮球鞋静静地躺在角落里,老朱的球衣还挂在晾衣绳上,俊男的仙人掌已只剩下花盆,还有桌子上那枚没来得及用的杜蕾斯……

关上门,不那么娴熟地将门反锁,我相信,这一刻,我真的毕业了。



6月23日,凌晨,大连开始了连绵的雨,或许这场雨后,被称为“滚蛋花”的芙蓉树就要绽放了吧,是的,滚蛋花未开,我们却早已滚蛋。

我曾问过俊男:青春究竟何时才算结束?

他说:青春不取决于你的年龄,而是你的心态。

那么,就让青春再飞一会吧!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我总是很小心
害怕把爱惊醒
所以一步一步放弃自己只为了迎合你
我该如何选择
是梦想或现实
相爱总是容易
握爱却要更大的勇气
可是我该如何剪断心中的思念
原谅我放弃一切只为执著的明天

唱一首歌纪念我终将逝去的青春
爱一个人天真的以为会是一生
唱一首歌怀念我终将逝去的爱情
有一个人总会陪着你走不会再离开

梦中为谁而醒
醒来为谁哭泣
以为感情世界不顾一切就会有结局
生命有太多的意义
爱并不是唯一
你和我的故事就算再美也只是个插曲
可是我该如何剪断心中的思念
原谅我放弃一切只为执著的明天

唱一首歌纪念我终将逝去的青春
爱一个人天真的以为会是一生
唱一首歌怀念我终将逝去的爱情
有一个人总会陪着你走不会再离开


(本文完,青春待续)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4)

你送走了那么多人,谁来送你?

6月15日,晚,火车站,这个我曾经不是那么熟悉的地方,如今从买站台票到安检到寻找车厢,短短几天我仿佛一名已经混迹数年的车站扛包工。

候车大厅里,人声嘈杂,小峰用那四年没怎么变的广东普通话跟我说着,我只是仔细地听着,因为我知道,再过几十分钟,他将乘上南下的火车,回到那个已经30度的地方,一同带走的还有这口曾经让我别扭了许久的口音。

司乘人员在第三节车厢处向火车头挥舞着手电,当手电光变成绿色,司乘人员用手电划着圆圈,火车一声长鸣,列车徐徐开动。我一个人默默地站在月台,面向列车行驶的方向,接受着整列车乘客的检阅。直到车尾渐渐离开视线。

寝室最后一名成员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走出车站,已经是晚上9点。青泥洼的霓虹照亮了这座城市的夜,一个人走在喧嚣的街上,却仿佛与这个世界早已没有关系。

第二天,我回到寝室,打开门,面对破败的屋子,我还是小声地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我不能总沉浸在回忆中,我不能独自面对这间曾经属于四个人的屋子,我也该走了,我不能停下来,我需要继续走下去,这一切需要一个了结。

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一个人在寝室里收拾着,那感觉就像收拾一场狂欢过后留下的破败与寂寞。

想起四年前报到的第一天,父母送我到寝室,父亲帮我挂好了蚊帐,铺好了床铺;母亲一遍又一遍的叮嘱;提前到来的俊男和小峰的欢迎……今天,我把这些记忆全部装进了一个包里,自己默默地离开了。

Lil问我:“你送走了那么多人,谁来送你?”

尽管那天闯和文兄一直把我送上了校车,尽管这不会是我最后一次离开,但是,没人能送走任何人,只有你自己,才能真正送走你自己。当我以为我送走了所有人之后,我却被困在那里,那个曾经我不认为我会有多么留恋的地方。

我需要送走自己。

(未完待续)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3)

当T227次列车缓缓开动,透过不那么明亮的车窗,CC不那么情愿地抬起头向我勉强地微笑,是的,这个我一直以为很坚强的男人,在最后一刻还是流下了眼泪。那一天,2011年的6月11日,我和学铭奔波于机场、火车站,送走了5名同学,这一别,不知下次再见是何时,亦或是无时。

在机场,那个不能吸烟的公共场所,黎叔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眼睛里充满了不确定。黎叔问我:“老王,他们为什么说要10年再相聚呢? ”我说:“或许10年之后,我们更成熟了,变化更多了,更值得一见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旁边的美女厌恶地站起躲到一边,黎叔觉得10年有些长。“没事儿,你在三亚,我们不用等那么久再见,我们会组团去找你的,到时候你可得做好接待工作!”我补充到。黎叔笑了,带着些许无奈。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不说什么,各自回忆着过去的4年。进安检之前,两个男人抱在一起,互相拍拍后背,“保重!再见!”

下午,火车站,俊男,这个睡在我下铺的兄弟,这个在前一天对我说了很多,让我哭得稀里哗啦的爷们,这个曾经一直以为自己很很冷血的人,在列车开动后,给同学们能发了一条短信:

再见了,兄弟姐妹。回忆起这四年的时光,很多事情真的会浮现在眼前。新生报到,慢慢和大家熟悉,相处中不知不觉有了很深的感情。从来不知道此刻自己会有这么不舍。希望我们中的每个人都能拥有美好的明天。每个人都要加油!

再见了,俊男,保重!

晚上,火车站,CC和老朱, 淡定无比,6点的火车5点40才到,我和学铭在月台上等候列车开动,CC在车上越来越不自在,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低着头,悄悄地抬起眼睛擦着泪水。CC这个我一直以为不会落泪的男人,终于在列车开动的一瞬间崩溃了。看着列车缓缓开走,我和学铭朝着列车前进的方向,迟迟不想离开。

当我们走出火车站,天空中意外地飘起了蒙蒙细雨……

晚上8点,结束了一天的疲惫和透支,我和学铭又回到了学校,空中依旧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校园突然静僻起来,前所未有的。或许,学校从来都没有变过,只不过我们内心的空虚更多了。

(未完待续)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2)

答辩结束后的喜悦很快被无尽的空虚所取代。所谓的空虚其实就是当大部分人还在焦虑中等待持续3天的答辩,而你却早早地完成了任务,没有人能够跟你共同分享喜悦。

不过比起这,在How I Met Your Mother( 老爸老妈的浪漫史 ) 第六季第20季中,Robin抛出了这样一个概念——Graduation Goggles——毕业假象,比如高中的时候因为戴牙箍你倍受几个坏同学的嘲笑,即便是当你摘下牙箍之后他们还会取笑你,你对高中生活深恶痛绝,但是当你快要毕业的时候,想到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这几个人取笑你了,你不但不会感到高兴,反而会生起淡淡的忧伤。

我不知道我现在究竟是真的对大学生活产生了依赖,还是只是一种毕业假象而已。不过无论如何,4年的生活一路走来,总有些值得纪念的人和事,说分别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也或许我所担心的不是旧的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曾经一切道路都像是有人安排好一样,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现在该是走出自己的那一步了,却迟迟不敢迈出。因为我知道——这一步迈出来了,新的开始也就到来了。

几个小时后将是所谓的“散伙饭”,这或许是大家最后一次聚在一起,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一别即是永远……

(未完待续)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1)

周一早,拖着疲惫的身躯进山,还有不到7个小时,我将开始大学里的最后一项考试——毕业答辩。

时间回到一周前,吃饭时和陈永闯讨论,列出了一张《毕业前要完成的N件事》:

  • 找一节高数课,听半节,睡半节
  • 最后一次好好地逛逛校园
  • 同学们围在一起做一次自我介绍,就像大一刚来的那个晚上
  • ……

时间回到上周五,班级内小范围聚会,因为一些事,因为一些情,很多人流下了眼泪,我相信,每个人流泪的理由都不尽相同,我有我的原因。

时间回到上周六,回到家后发现笔记本开机不能,答辩的前两天,笔记本坏了。

时间回到上周日,晚上,答辩的前一天,心坏了。

回到本周一,带着无比亢奋的心情走进了答辩会议室,几分钟的神采飞扬之后,自信满满地走出来。是的,此刻我心里明了——我要毕业了。

(未完待续)

离别,是一首永远也唱不完的歌

离别是一首永远也唱不完的歌

元旦过后,4号回学校送毕业论文的相关审核材料,有幸在一个多月之后重返校园,带来的却是无尽的伤感。

『我把你的铺盖卷起来了。』

——这是宿舍最后一个离开寝室的阿志给我发的消息。在那之后我才知道,宿舍唯一一个有些志向打算考研的俊男也早早放弃考试归家了……

每周一当我从家里回到学校,当我推开宿舍的一瞬间我会喊一声:我回来了!尽管其他三人戴着耳机坐在自己的电脑前不会给我太多回应,但是看到他们的时候我却感到无比的亲切而有安全感。

那一天,当我再次推开宿舍的门:凌乱,破败,没有人气。我却依旧喊出了那句:我回来了……我回来了,他们却都不在了……我无法想象他们离开时是如何一副景象,我只知道,当最后一个人离开时关上门的一刹那,我的悲伤也被关在这屋子里了。

就这样,眼看着,我们就要毕业了。

继续阅读

关于学校那点破事儿

转眼开学近一个月,马上就要开始十一长假,而于我来说十一长假很有可能已经开始了。之所以是“很有可能”,是因为周一全天只有一节数据库,而我们已经与老师伟哥协商调整上课时间(本来这节课是周二的,也就是说双周周一我们本来应该全天没课,也就是说本来单周周末我可以休息小黄金周,结果我们亲爱的小伟哥擅自把课从周二调整到周一!这括号里的内容是不是有点长了?如果你已经不记得括号前边的内容,为了你能够衔接上,请回去重读一遍……),一旦教务处批准,那么我的十一长假就此开始!

最新消息:根据上级最新消息,周一的课已经调整,我的十一长假正式开始!时间为9月26日——10月8日,共计13天。

开学一个月来,一切还都算安好,除了那让人忧心的计算机网络课。我不过因为曾经长期受56k小猫拨号上网折磨而随口说出上网不能同时打电话的特点,却受到了老师的关注,从此以后每节课必点我名不下5次,这使得我不得不每时每刻都紧绷着神经,让我每节课精神都备受折磨……我已经好久没有当过好学生了,不要逼我……

当然,比起计算机网络课,其他课程就相对轻松些,比如我可以倒出时间拍一拍课堂上的风景……这一天在某节课上,突然在网上看到一张“严禁打瞌睡”的图图,转向右边,某男正睡得香酣, 遂拍下一张合影以纪念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昨天fallred在作业压身需要通宵的情况下,向我方请求支援,希望我方帮忙完成程序设计作业。在强烈谴责这种行为的同时,我方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对其进行了援救。结果在讨论某道题的时候,我们竟然在电话中扯了1个半小时,挂上电话的时刻是北京时间19:33:49,fallred时间凌晨4:33:49...这也注定他今早上学迟到。

最近班级里响应“新学期,新气象”的号召,发生了不少事情,简单留下记号,以备将来查用。

DK走了之后似乎一切变得平淡不少,大家没有再一起看电影,饭后也很少在校园里游荡,博基终于结束理论考试开始倒桩;小疯每天依旧操着一口让人耳朵起茧的客家话(此处没有诋毁方言的意图)跟女朋友语聊到断电;某男还是背着个小包不定时地跑去图书馆学习;文兄和小雒的关系从期末的地下转为如今的公开,至此我们班级内部已经有两对情侣;闯被阿甘带着爱上了韩剧;Helen在大家的指导下开始了一段干柴烈火的爱情;CC在电脑送修的日子里每天靠PSP过活;长龙则开了一堆小号在校内种菜;梁子则每天还不识趣地去驾缘吃饭;我,除了上上课睡睡觉吃吃饭看看片听听歌聊聊天码码字播播球读读书叙叙旧外,也没什么可干的了。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大三的生活,平淡、无聊却又充实。

新生报到,OPERA 10报到

9月1日,新生报到的日子。学校顿时热闹起来,新生们拖家带口的涌入校园,一年中这几乎是学校最热闹的时候,也是最朝气蓬勃的时候。那些怀揣着梦想的孩子们逃离了高中的枷锁,带着无限憧憬冲入大学校园。然而其中一大部分人会在一段时间(一般在2个月左右)之后被现实颠覆梦想,当然,这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我要说的是,新生们像一股新鲜的血液一样注入校园,校园里的男生们像打了鸡血一样瞪圆了眼睛观察“敌情”……前面的“新生”特指“新女生”。

来学校2年,今天终于看见博物馆开馆,中午和DK闯进去。我算是故地重游,初中、高中都分别来过,今天也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那具塑化尸体标本,那些婴儿胚胎,那些男女生殖器依旧在那里,一切如昨。只不过导游小MM的介绍让我对它们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想起去年此时,和xdream游荡在校园,喝免费可乐,看免费美女,弹免费钢琴,最后要了一个假电话号码……

同样是9月1日,OPERA10终于发布了,虽然与beta版本没有什么更大的变化但是毕竟进入正式版了。OPERA一直在推崇的TURBO加速在教育网下试用并没有像介绍中那么神奇,比起搜狗浏览器的多线加速还是要逊色不少。

就这样,8月份匆匆离去,转眼间我们就进入了9月份,度过了它的第一天,突然想起了一首歌——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别了,515

忙了一整天,终于还是从515寝室不情愿地搬了出来,这个住了两年的屋子,虽然如同当年入住时一样破旧,却见证了这两年的大学生活。
这里有我们一起CS的叫喊,有一起看片儿的笑声,有期末打着手电恶补的身影,有一个又一个卧谈会中迸发的灵感,有无数夜晚的美梦,有...
而如今,这间屋子已经住进了陌生人,他们会在这里继续续写那些讲也讲不完的故事...
我,躺在这同样让我感到陌生的房间,在这个注定难眠的夜晚写下了这些文字...
别了,515!
你好,512...

俊男的庆功会

俊男成功打入学生会内部,请大家在宿舍喝了一顿,也算是一个小型的庆功会。巧的是老温今天也过生日,索性就一起庆祝了!

全班所有男生齐聚我们515,举杯欢庆这激动人心的时刻:我们终于也在学生会安插间谍了...

庆功会后,俊男说很茫然。其实这个时期谁又不茫然呢!茫然或许是每一位大学生所必须经历的,只要坚持走下去,必会柳暗花明。所以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大胆地走下去,哪怕是一小点点的前进都会让我们离成功更近!

看看周围的人,我的人室友们,阿智在国旗班,小峰在志愿者协会混的也不错,这次俊男也进学生会了,似乎只有我还是"无官一身轻"。虽然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但我也想找点事做了么?

算了吧,我高数作业还没做呢...明天还要交呢!睡吧,明天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