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高考

又是一年高考来临柳絮飘荡时

看了GOLD在校内发的照片,才恍惚发现,这一届高三的校服和我们一样,我们毕业那一年,他们满怀憧憬的来到高中;如今,他们已经完成了三年的高中生涯,而这也意味着,一个轮回又要结束了,我们已经毕业三年了。

高考对于每一个中国学生来说都是难忘的,难忘的不是那几天,而是为了这几天而奋斗的无数个日夜。

还记得那时候晚自习一起听广播么;还记得那时候为了上课睡觉不被发现而研究出各种睡姿么;还记得中午为了在校外点一份比学校午餐稍微可口一点的午餐而跟体育组的老师们打游击么;还记得教学楼前的鸡毛毽和教学楼后的羽毛球么;还记得操场上聊着人生理想一圈一圈却总也走不出去的跑道么;还记得上课的时候眼神却偏偏瞟到窗外看高一小姑娘上体育课么;还记得总也做不完甚至连抄都抄不完的作业么;还记得么?

记不得了,因为太多值得记忆的了。

如今柳絮再次飘舞,只不过这一次,我更加坦然了。

“就像昨天一样”


“一年之后,故地重游,有何感受?”我问今天去考场的落红。

“就像昨天一样。”他答道。

是啊,就像昨天一样,就连他今天拍的这张照片和昨天都是如此相近,只不过那条幅上的“2007”变成了如今的“2008”,只不过那些人不一样了……

一个轮回就这样过去了,周遭的事情发生了太多的变化,而我似乎还是1年前的那个人……

感谢落红在今天为我们带来了“昨天”,下面是他今天在47中高考考场发回的现场报道,原汁原味的奉上。

继续阅读

一年祭

一年前的6月7日,我和圣在47中学考场挂起了“辽师附中祝全体考生取得优异成绩”的条幅;

一年后的今天,我在心中挂起了条幅,希望那些曾经的朋友们能够在这场战斗中取得胜利……

每年12月31日都要慨叹一下时间是如何地飞快,今天,高考一周年后的日子,我却不得不再次感叹,这一年过得比以往都要快。

不是么?这一年快到甚至我都说不清发生了些什么。

曾经的同学,有的已经一年没联系了,有的还偶尔有联系。

曾经的朋友,有的已经成为陌生人了,有的还是我的朋友。

QQ面板不小心从右边滑出,里边有些老朋友,也多了一些新朋友。

今天路过附中,只有几个穿着比我们的鲜艳的红色校服在篮球场上打篮球,教学楼依然静静地静静地卧在那里,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后边的吊车像一个忙碌着的巨人一样,我再也没去过那后边,红房子不见了,我不知道那里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以后又会怎样。接下来的一个月,学校里只剩下了两个年级,两个年级上课,两个年级做操,两个年级的升旗仪式……我有过那种经历,我害怕那种寂静,死一般的。是少了一群人,还是少了一个人?

有些伤感,有些无奈。你想回到过去,但是过去永远只能出现在你的梦里。

人生就是这样,来来去去,每一处都是你的终点,而每一处又都是你的起点;每一个人都是你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而已,而你自己,不也只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个匆匆的过客吗?我们在这来来回回的人生中寻找自己的永恒,最后我们却发现:

这世间唯一的永恒就是没有永恒。

秋天来了吗?

一场雨把这个多少有点燥热的城市洗了个透心凉,比喝了刚从冰箱里拿出的雪碧还要爽。

身边的一些同学已经陆续到各自的新学校报到了,开始了他们新的生活。而我,也将在这周五报到。很难想象,这么快我也要去适应新的环境,遇到新的同学,学习新的课程……这一切似乎是那么地突然,我不确定我究竟是否已经准备好了。最近脑子里经常闪回高中的点点滴滴,很不自觉地,心情也很低落,也许是因为没有什么目标了吧。虽然之前并不是很努力,但是至少有高考在前面,不论我是爬是走还是跑,我的方向还是明确的,而此时,当我走过高考这个路标之后,我看不清远处的下一个指路标志……或许我该再往前挪两步。

2个半月的时间不过是喝掉一瓶雪碧的时间,你还没来得及把瓶子扔到垃圾桶里,这点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而这期间你经历了炎热的酷暑,现在又要开始凉爽的秋天,这个时候才真正明白侯湘婷的《秋天别来》对于我的意义……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但是,秋天真的已经来了!

收到了那张“纸”

没有期待,没有悬念,没有兴奋,没有悲伤……

一切都在平静中发生。今天下午3:44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女声说是她邮局的,有我的录取通知书。

4:10录取通知书送达家中。简单的填写名字和身份证之后,那个厚厚的EMS快递就属于我的了。

里面一页一页的广告,满篇满篇的废话,原来,录取通知书不过是一张纸罢了。毕业证书又何尝不是呢……

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只是留个记录罢了。

2007年8月2日下午4:10收到录取通知书。

这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一些事情大家本以为确定无疑了,可是,后来的发展却离既定的路线越来越远。

先是落红去了苏州,打算报考SINGAPORE的学校。当时失落了好一阵子,因为当时他和我最先约定好了“会师东软”。然而此次一走,尽管他说只是先适应一下一个人生活的环境,但是结果我们都应该知道,他不会也不应该放弃这次机会。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再过几天他将载着一个月的收获回归,不知道此刻他怀着怎样的心情。

AlwAyS是第二个被劫走的。在录取的前几天他就在Q上跟我说有可能去辽师,果然,这个成为了他意料之中的事,这更是给本来就遭受了一次打击的我又来了当头一棒。我还在等什么?3个约好在“东软会师”的人现在却只剩我一个。AlwAyS安慰我还有TORO,还有其他人,可是毕竟一下子少了2个人,那种感觉真的不是很好。后来,AlwAyS开始诅咒我也去不了东软,而我,依旧在等待。

继续阅读

假期慨叹

前一天满脑子都是公式,第二天一切却都成为了脑后之事。

这也许是对高考前后的最真实的写照吧。确实如此,花了3年时间学的什么氧化还原,什么加成反应,什么母系遗传,一切都成为了过眼云烟。

前一天在为自己的前途而奋斗,第二天却犹如把命运交了出去。

一下子一切都变了。你不用再早起去学校看书,听老师在前面嘱咐任何事情;你不用再对着那一堆难懂的符号挠头;你不用再晚上为了学习而熬夜……你甚至有些不相信这一切,因为这么些年来你是这样走过来的。那些曾经熟悉的生活突然灰飞烟灭,化为乌有,有时候你感觉那是一个梦,一个噩梦般的美梦。

继续阅读